Orchids are the most diverse plant family on the planet and grow on every continent except Antarctica. Many individual species are highly specialized for their habitats and susceptible to sudden catastrophe. Former Smithsonian Gardens’ orchid expert Tom Mirenda recently collaborated with Peruvian biologist Carmen Soto to study how the Smithsonian’s management of rare orchids can translate to better conservation practices of orchids in their Peruvian cloud forest habitats.

Orchid at the Smithsonian Gardens Greenhouse Facility. Credit: Maria Sanchez.
史密森尼花园温室基地内的兰花。 来源: 玛丽亚•桑切斯 (Maria Sanchez)。

卡门在因卡特拉亚研究并跟踪云雾森林兰花;因卡特拉亚是马丘比丘 (Machu Picchu) 山脚下面积为 12 英亩的一个生态旅馆和自然保护区。 山周围的区域是大量兰花的家园。 在秘鲁,预估的 3,000 个兰花品种中,仅在因卡特拉亚就已经确定了将近 400 个。 卡门还致力于开发科学、技术、社会和文化研究项目来帮助管理和保护在安第斯和亚马逊栖息地生活的植物和动物的多样性。

小型花园,如因卡特拉亚 (Inkaterra),可能是一些目前正在跟踪它们地区特有的本土兰花,但是很多这样的花园并不出名,或缺少与旨在保护特有兰花的国际资源建立联系的能力。 使用设备和专业知识(如史密森尼的设备和专业知识)可帮助保护较小的植物园以及其他植物、动物和生态系统——加强保护工作并从中受益。

Carmen Soto. Credit: P.K.Wittman.
卡门•索托 (Carmen Soto)。 来源: P.K.威特曼 (P.K.Wittman)。

“有这样一些非正式兰花园,人们可以在那里拯救兰花,并将他们放入一个方便研究、进入且非常靠近它们自然栖息地的花园环境中。”汤姆说, “问题是这些花园并不附属于任何植物园或学术机构。 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将他们聚集到一起,并获得与所有真正在进行迁地保护的地方有关的信息,而不是隔离和默默无闻。”

汤姆在史密森尼花园温室基地 (Smithsonian Gardens Greenhouse Facility)。 
 来源: 
 汤姆•米伦达
汤姆在史密森尼花园温室基地 (Smithsonian Gardens Greenhouse Facility)。 来源: 汤姆•米伦达

与其他地方的稀有兰花不同(它们可能是从它们自然栖息地移植到地球另一边的温室里),卡特拉亚保护区内的 389 种兰花都生长在它们自然栖息地中;根据美国兰花协会 (American Orchid Society),这些兰花是生长于野外环境中的最大的本土兰花私人藏品。 每年都发现有新物种。

“我们希望给我们拯救的兰花最好的条件,并最终将他们送回它们的栖息地。” 卡门说, “尽管种群数量极少的物种能重新住入它们的自然栖息地,但是它们仍然要处于真正适合它们的栖息地条件和海拔高度。 我们不想把他们从他们的自然栖息地中带出来。”

史密森花园温室基地的兰花。 
 来源: 
 玛丽亚•桑切斯 (Maria Sanchez)。
史密森尼花园温室基地内的兰花。 来源: 玛丽亚•桑切斯 (Maria Sanchez)。

该保护区缺乏用于育种和研究的温室。 在不需要干预的情况下兰花就能茁壮成长的地方,似乎没有必要设立兰花培养项目,但是该等项目却能让因卡特拉亚 (Inkaterra) 加强生态旅馆森林中的稀有秘鲁物种,以及那些来自该区域其他地方乃至整个秘鲁的稀有物种。 正式研究方案还会使其他研究人员更好地记录该地物种,并分享与它们相关的知识。

2015 年秋天,卡门与汤姆合作,探索史密森尼园艺师如何跟踪、照料和维护代表 2,400 种兰花物种的 8,000 株植物。 这个独特的机会使卡门能对许多脆弱物种的照料和管理进行深入观察。

[file:field-caption]
史密森尼花园温室基地内的兰花。 来源: 玛丽亚•桑切斯 (Maria Sanchez)。

“我们希望能够使用我在这里学到的技术来保护物种。”卡门说, “我们希望通过花园将保护知识传授给人们,并学习如何保护和照料兰花。 但是在保护兰花前,我们需要保护我们的森林。这样,我们才能保护兰花以及其他重要动植物的多样性。”

史密森尼花园的兰花得到了植物藏品网络 (Plant Collections Network) 的认可。该网络承认具有遗传研究、育种和科学研究价值的优秀组合。 史密森尼花园的兰花藏品是首个被纳入该网络的热带兰花藏品。 该网络的成员能比较资产、确定他们藏品中物种差距和复制品并更好地促进研究和知识分享。

[file:field-caption]
史密森尼花园温室基地内的兰花。 来源: 玛丽亚•桑切斯 (Maria Sanchez)。

卡门与汤姆一起接受培训,探索员工和志愿者如何确保为特定植物物种提供适当的生长条件,史密森尼花园如何跟踪标识、起源、开花及传播,以及其他有利于因卡特拉亚保护行动的想法。

“卡门接触了她以前从未见过的各种东西。”汤姆说, “看到如何使用技术跟踪并记录每种植物,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The Smithsonian Gardens Greenhouse Facility. Credit: Maria Sanchez.
史密森尼花园温室基地内的兰花。 来源: 玛丽亚•桑切斯 (Maria Sanchez)。

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 (CITES) 跟踪其红色名录载明的动植物保护状态,帮助标示受到威胁的和濒危的物种。 在发展中国家(它们还常常拥有很多世界上最多样化的生态系统)进行科学研究的困难性是指该目录中很多物种缺失或体现不足。 帮助小型保护中心进行记录工作是为全球科学和保护社区填补这些关键知识空白过程的一步;这只是世界上小型保护行动如何受益于全球互联的一个例子。

Orchid at the Smithsonian Gardens Greenhouse Facility. Credit: Maria Sanchez.
史密森尼花园温室基地内的兰花。 来源: 玛丽亚•桑切斯 (Maria Sanchez)。

“这些小型兰花园面临的挑战是获得在某地记录的这些千奇百怪的特有物种,这样我们就能知道他们的存在。” 汤姆说,“我可以将他们种在史密森尼花园的温室内,但是这些非正式花园更擅长于种植植物。 利用这一点将有助于实现这样一个目标:将濒危植物物种纳入他们起源国家的迁地保护项目中。” 

认识我们的员工: 汤姆•米伦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