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巴、牙买加、海地、多米尼加共和国、波多黎各和小安的列斯群岛,90% 的本土人口可能在半个世纪内就已经死亡了。 但是,他们的故事并没有在此终结。 泰诺人的故事就是一个关于生存的故事。

尽管早期殖民时期带来了巨大破坏,泰诺人还是将他们有关自然和文化世界的知识传给了登岛的欧洲人和非洲人。如今,本土文化和原住民得以生存和繁荣。 史密森尼加勒比土著遗产项目 (CILP) 由史密森尼拉丁裔中心 (Smithsonian Latino Center) 展览与公共项目主管拉纳尔德•伍德曼 (Ranald Woodaman) 和美洲印第安人国立博物馆 (National Museum of the American Indian) 助理研究主任何塞•巴雷罗 (José Barreiro) 共同负责,旨在探索泰诺文化在遭遇欧洲人首次毁灭性殖民后如何继续发展和繁荣。 加勒比土著遗产项目讲述泰诺人坚持不懈的故事,并协助提供在多民族环境里了解本土遗产的框架。

[file:field-caption]
José Barreiro (NMAI) visits the Taíno ceremonial site of Caguana. This well-known set of symbols is thought to connect the political and spiritual power of local chiefs with the authority of their ancestors. Photo Credit: Ranald Woodaman.

目前,大部分工作都是针对来自加勒比地区的观众。 据同 CILP 一起进行研究的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 博士在读生克里斯蒂娜•冈萨雷斯 (Christina Gonzalez) 说:“该项目的目标是鼓励人们重新思考他们自己的文化、历史和身份,甚至参与对他们文化各个方面进行恢复的工作。”

流行的加勒比文化的许多元素,特别是乡村文化,源自于本土传统。 拉纳尔德说:“在整个加勒比地区、牙买加、古巴、波多黎各和海地,你都能发现原住民的影响:草药传统、当地精神或宗教传统、与风景相关的回忆、传统农作物和耕作方法、家园建造技术、工艺(如编织品和渔网)以及泰诺语言。” 当今很多语言,特别是西班牙裔加勒比人使用的语言,反映了泰诺人的影响,包括“古巴”和“海地”等名称,以及“烤肉”、“独木舟”和“飓风”等日常词汇。

[file:field-caption]
Candido Rojas Martínez discusses his process for making a cayuco, or small river canoe. Traditional methods for making canoes are adapting to the scarcity of local woods. Photo by Boynayel Mota.

自 20 世纪 70 年代以来,新的原住民后裔群体聚集在一起,纪念和恢复泰诺遗产,并通过恢复祖先的遗产和强调本土根源的耐久性等方式挑战该区域的主导历史。

爱丽丝•切委雷斯 (Alice Chéverez) 是一代波多黎各工匠的一员;这一代工匠根据考古研究成果恢复了泰诺工艺,如陶艺。 
照片来源: 
史密森尼博物院。
Alice Chéverez is part of a generation of Puerto Rican artisans who have revived Taíno crafts like pottery based on archaeological findings. Photo Credit: Ranald Woodaman.

CILP 力争在加勒比地区多层次历史中营造一个用于研究 1492 年后的本土遗产的空间。 克里斯蒂娜说,该项目“探索生存科学,审视适应力和代理的范例,以及原住民和他们的文化得以存续的方式(尽管人们相信他们已经消失且不复存在了)。”

包括多米尼加共和国主要的人类学博物馆—— Museo del Hombre Dominicano。 根据 NMAI 研究副主任何塞•巴雷罗 (José Barreiro),史密森尼拥有优秀的但鲜为研究的加勒比地区考古学和民族志收藏,以及对古巴东部社区进行记录的专业技术。 由大部分来自加勒比地区的学者组成的一个跨学科小组与拉纳尔德和何塞合作,评论史密森尼的加勒比考古学和人类学收藏。 2011 年在 NMAI 举行的一个公共研讨会为这些讲习班画上了句号;这个研讨会以当代加勒比人意识中的泰诺文化的存续为主题。 目前,项目包括针对当地社区和当地泰诺文物收藏而进行的民族志研究。

2011 年,CILP 组织了其首个跨学科讲习班。 
图中,何塞•巴雷罗 (Jose Barreiro),奥斯瓦尔多•加西亚-戈伊科 (Osvaldo Garcia-Goyco),胡安•曼努埃尔•德尔加多•科隆 (Juan Manuel Delgado Colón),亚历杭德罗•哈特曼 (Alejandro Hartmann) 及艾米丽•史基斯 (Emily Skeels)(从左到右)在参观 NMAI 收藏。 
照片来源: 
史密森尼博物院。
CILP organized its first interdisciplinary workshop in 2011. Here, (from left to right) Jose Barreiro, Osvaldo Garcia-Goyco, Juan Manuel Delgado Colón, Alejandro Hartmann, and Emily Skeels visit NMAI collections. Photo Credit: Ranald Woodaman.

调查活动就个人、家庭和社区与原住民特征和遗产的之间关系收集第一人称叙述,由土著和非土著从业者予以维护。 纺织品专家索拉雅•塞拉•克拉佐 (Soraya Serra Collazo) 是项目相关研究员之一,她带领克里斯蒂娜和其他小组成员调查文化延续性的最好例证。比如,波多黎各农村地区的一位八十岁妇女,这片地区仅剩下极少人居住,她就是其中之一,至今还在使用一种叫龙舌兰的植物中的纤维制作吊床。 克里斯蒂娜说:“这被认为是一件丢失的艺术品⋯⋯她的实践证明该艺术品得以幸存。”

这包括为了识别被确定为本土后裔的人员、家庭和社区而进行的调查活动;许多当地利益相关者利用它们进行自己的研究。 项目还为家庭创建家谱提供支持。 克里斯蒂娜说:“这项工作探索文化生活如何得以延续,而且我们正从活着的人们中看到这一点;他们的故事经常被压制,或者他们制造历史的经历未被认真对待。 项目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可以分享想法的平台。”

莫克塞姆 (Moxum) 家族有各种不同的本土血统。 
诺曼•莫克塞姆 (Norman Moxum) 先生是阿拉瓦克人后裔;他的妻子尤兰达•莫克塞姆 (Yolanda Moxum) 来自洪都拉斯的一个米斯基托 (Miskito) 社区。 
照片来源: 
史密森尼博物院。
The Moxum family have mixed Native roots. Mr. Norman Moxum is of Arawak-descent, and his wife, Yolanda Moxum, comes from a Miskito community in Honduras. Photo Credit: John Homiak.

其中一个是一个网站,它被视为一种很实用的工具,可用于了解原住民血统,特别是 DNA;对于那些想了解更多关于泰诺文化的人,它也是一个通用资源。 克里斯蒂娜说:“大家希望是,它还能向学者提供信息数据库来促进他们的工作,授权公众使用工具研究他们各自的家庭及与他们所在社区一起进行研究,以及激发未来学者对仍在迅速发展的研究领域的兴趣,从而促进关于加勒比原住民和文化传统的知识的拓展。”

The project opened a 2018 exhibition at The National Museum of the American Indian in New York, NY. The exhibition will feature Smithsonian’s archaeological collections and CILP research findings. Before and after the exhibition development, the project also plans to expand its research into the fields of linguistics (in particular the study of place names), botany and ethnomedicine, and historical recovery work. Even after the exhibition closes, the research CILP has developed will continue to tell the story of the Taíno and expand our understanding of what it means to be Taíno today.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