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动物种群数量正迅速减少。 史密森尼北极研究中心 (Arctic Studies Center) 的科学家们正与环极北极地区周围的土著观察员和合作组织共同探索北极动物种群数量为何会骤降,并探究气候、栖息地或人类过度捕猎行为等因素是否可能导致种群数量骤降。 北极人类学家阿伦•L•克罗韦尔 (Aron L. Crowell) 负责史密森尼北极研究中心阿拉斯加办事处 (Alaska Office),目前正牵头调查研究阿拉斯加南部沿海地区麻斑海豹种群数量大规模骤减问题。

史密森尼北极崩溃项目 (Arctic Crashes project) 是一项国际协作性研究,专注于探索极地动物波动的历史以及对北极地区人与动物之间的互动的不断变化的科学、文化和公众解释。 温纳盖克斯 (Unnagax)、苏格皮拉克 (Sugpiaq) 和特林吉特 (Tlingit) 群落的阿拉斯加原住民以阿拉斯加海湾的麻斑海豹为主要生存资源。 1927-1972 年间政府赞助的赏金猎捕行动使这些动物的生存受到了威胁,但是在 20 世纪 60 年代,巨大的商业性猎捕压力导致种群数量骤减。 为此,环保主义者和政府组织也采取了一些行动,包括于 1972 年颁布《海洋哺乳动物保护法》(Marine Mammal Protection Act),规定对物种进行保护,除了阿拉斯加原住民的生存性猎捕外,该法案杜绝了一切猎捕行为,尽管如此,麻斑海豹种群数量自 20 世纪 70 年代起也骤降了 70% 以上。

[file:field-caption]

1900 年以前,阿拉斯加海湾麻斑海豹种群数量可能已超过 500,000 只。 而如今,海湾中的麻斑海豹只剩下约 150,000 只。 有关人类捕猎模式的考古和历史信息(公元 1500-1900 年间),以及阿拉斯基原住民的口述传统及当代观察发现,都能为模拟长期海豹种群历史提供一定的基准。

2011-2014 年间,阿伦在阿拉斯加东南部亚库塔特海湾进行了实地调查,麻斑海豹在当代特林吉特生存经济中发挥这十分重要的作用。 据国家海洋渔业局 (National Marine Fisheries Service) 的模拟,400 名阿拉斯加土著居民每年捕猎食用海豹 150 只(在 20 世纪 90 年代约为 250 只),这一数字在海豹物种安全捕捞水平以内,应该不可能是麻斑海豹数量在当地或区域范围内锐减的罪魁祸首。

2014 年 5 月,在亚库塔特海湾 (Yakutat Bay) 的浮冰上,耶利米•詹姆斯 (Jeremiah James) (船首)和盖瑞•约翰逊 (Gary Johnson) (船尾),以及一只被射杀的麻斑海豹。 
 当地特林吉特电影制作人卡伊•蒙图尔 (Kai Monture) 在船内使用摄像机记录猎杀过程。 
 照片来源: 
 阿伦•克罗韦尔 (Aron Crowell)。
2014 年 5 月,在亚库塔特海湾的浮冰上,耶利米•詹姆斯 (Jeremiah James) (船首)和盖瑞•约翰逊 (Gary Johnson) (船尾),以及一只被射杀的麻斑海豹。 当地特林吉特电影制作人卡伊•蒙图尔 (Kai Monture) 在船内使用摄像机记录猎杀过程。 照片来源: 阿伦•克罗韦尔。

亚库塔特捕猎者的大部分捕猎场所都集中在海湾最前端哈伯德冰川 (Hubbard Glacier) 附近春天浮冰上的海豹繁殖场。 在冰川附近捕猎的这种方式可以追溯到约 900 年前,那时候的哈伯德冰川比现在大得多,几乎覆盖了整个峡湾。 几个世纪以来,随着冰川逐渐消退,变成现在的这种形状,亚库塔特民族开始在它日渐消融的边缘附近建村扎营猎捕海豹。 因此,最古老的考古遗址位于外湾,而最近的(自 19 世纪末起)则位于最前端。 由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资助的史密森尼的亚库塔特海豹营地项目 (Yakutat Seal Camps Project),对其中的六个地点进行了重新定位、地图绘制和挖掘工作。 这些遗址中保存的海豹骨头,以及装有倒钩的海豹捕猎鱼叉、刮皮用的石器、海豹油灯等工具,都向我们诉说着多个世纪以来人类与海豹交互往来的故事。

亚库塔特湾 (Yakutat Bay) 骑士岛 (Knight Island) 老城 (Old Town) 考古遗址贝丘中的海豹骨头集中地 (2014)。 
照片来源: 
阿伦•克罗韦尔。
亚库塔特湾 (Yakutat Bay) 骑士岛 (Knight Island) 老城 (Old Town) 考古遗址贝丘中的海豹骨头集中地 (2014)。 照片来源: 阿伦•克罗韦尔。

亚库塔特特林吉特人部落 (Yakutat Tlingit Tribe) 以及此群落的许多其他成员密切参与到此项考古研究中,包括一些高中学生,他们在 2014 年曾与北极崩溃实地工作队一起在骑士岛上展开实地调查。 为了记录土著知识,亚库塔特长老们,包括终身捕猎海豹的大乔治•拉莫斯 (George Ramos) 他的妻子伊莱恩•亚伯拉罕 (Elaine Abraham),各自分享了对亚库塔特历史以及冰川、地貌和生物群落巨变的深入认识和了解。 拉莫斯在他的一生中,曾亲眼见证了海豹种群数量的大幅减少,他回忆,在 20 世纪 60 年代,冰面上的海豹还是“黑压压的一片”。 克罗韦尔对包括耶利米•詹姆斯 (Jeremiah James) 在内的多位海豹捕猎者进行了跟踪采访,以对现代捕猎方法和观点进行记录。

拍摄亚库塔特海豹捕猎过程: 
尼古拉斯•布拉德福德 (Nicholas Bradford) 和布兰登•麦克尔罗伊 (Brandon McElroy) 正在 ASC 特许追逐船上设置装有陀螺仪的摄影机。 
照片来源: 
阿伦•克罗韦尔。
拍摄亚库塔特海豹捕猎过程: 尼古拉斯•布拉德福德 (Nicholas Bradford) 和布兰登•麦克尔罗伊 (Brandon McElroy) 正在 ASC 特许追逐船上设置装有陀螺仪的摄影机。 照片来源: 阿伦•克罗韦尔。

“亚库塔特特林吉特人 (Yakutat Tlingit) 对这些动物及其不断变化的栖息地有着十分深入的了解,”阿伦说。 特林吉特人与海豹之间的关系“基于一种信念,一种对海豹和冰川本身具有必不可少的‘人格’的信念,正是它为这些动物提供了庇护,将他们提供给人类群落。”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20 世纪的商业性和奖金驱动的过度捕猎正是导致麻斑海豹锐减的罪魁祸首,但尽管如此,由于气候生态系统循环带来的营养压力也是这一问题持续不灭的主要原因之一。 自小冰河期(公元 1350-1900 年)结束以来出现的海洋变暖在 20 世纪 70 年代之后愈演愈烈,如今正影响着海洋食物网络,也限制了麻斑海豹最富营养的捕食对象物种的数量。 阿伦和北极崩溃团队预计,海豹数量骤降的人类及自然原因密切相关。

学生们正在亚库塔特湾骑士岛老城考古遗址挖掘海豹骨头(2014)。 
照片来源: 
阿伦•克罗韦尔。
学生们正在亚库塔特湾 (Yakutat Bay) 骑士岛 (Knight Island) 老城 (Old Town) 考古遗址挖掘海豹骨头 (2014)。 照片来源: 阿伦•克罗韦尔。

海豹考古学专家迈克尔•艾特尼尔 (Michael Etnier) 前正对北极研究中心团队于 2014 年挖掘的一处海豹捕猎遗址中的海豹骨头及其他动物群进行分析。 他计划利用稳定同位素分析模拟小冰河期此处遗迹被动物占领时的海洋生产力和水温情况。 在对这些海豹骨头进行的 DNA 分析,并与亚库塔特海豹捕猎者提供的现代标本进行对比的过程中,将探究海豹种群数量随着时间的推移的变化情况。 例如,当前的海豹种群可能会显示出从其他地区迁入的一些非常鲜明的基因特征,当时哈巴德冰川 (Hubbard Glacier) 正在撤退,而亚库塔特湾 (Yakutat Bay) 正在扩张,因而在阿拉斯加南部形成了最丰富的麻斑海豹栖息地。

对于北极动物数量为什么骤减这一问题无法简简单单地回答,北极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及其同事们目前正采用一种广泛的跨学科方法,将人类、气候和生态系统历史整合起来,并将科学研究与土著群落了解的内容结合起来。

请继续锁定由北极崩溃网站和北极研究中心博客磁北 (Magnetic North) 供的有关此研究及其他北极种群数量骤减研究的最新资讯

 

认识我们的员工: 阿伦•克罗韦尔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