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殖民奴役时代,在公海水域上交易的船只成千上万,画面十分凄惨。 其中一艘葡萄牙船只“圣若泽非洲仆人号” (San Jose-Paquete de Africa) 于 1794 年离开莫桑比克岛,开往巴西。 它只是载着“人类货物”开往新大陆的千千万万艘船中的一个,350 余年来,这种交易共贩卖人口约 1200 万。

启程才几周时间,圣若泽便于南非开普敦附近离海岸 100 米处触礁沉没。 船上 400 名被奴役的人中过半死于潜伏礁的汹涌巨浪中。 而那些幸存下来的又免不了被再次贩卖。

好望角附近圣若泽奴隶船残骸遗址。 
南非开普敦。 
来源: 
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 (U.S.National Parks Service) 
苏珊娜•佩尔什恩 (Susanna Pershern)
好望角附近圣若泽奴隶船残骸现场。 南非开普敦。 来源: 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 (U.S.National Parks Service) 苏珊娜•佩尔什恩 (Susanna Pershern)。

圣若泽的残骸被淹没、遗忘了 200 多年,预计还有 1000 多艘船只在奴隶贸易年代销声匿迹,它们与圣若泽遭遇了同样的命运。 但它却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圣若泽是在贩奴途中沉没的,而且也是迄今为止有考古记录证明在运载奴隶时触礁沉没的首艘船只。

水下考古研究人员识别圣若泽残骸上的枪支。 
来源: 
Iziko 博物馆
水下考古研究人员识别圣若泽残骸上的枪支。 来源: Iziko 博物馆

史密森尼美国非裔历史和文化国立博物馆与广泛的国际合作计划建立了一项新的合作目前正致力于帮助揭秘部分损失。 奴隶船残骸项目 (SWP) 专注于奴隶船的发现和研究,旨在支持日益发展的海洋考古领域,并与地方、国家和国际利益相关者之间建立伙伴关系。

“当人们谈到奴隶制时,他们常常会随口甩出 1200 万这样骇人的天文数字,”NMAAHC 策展人保罗•加尔杜尔说道。他是文化记忆和遗产研究者,也是博物馆的合作伙伴关系在 SWP 的重要代表。 “这可能会使历史看起来不真实。 但圣若泽的发现使得这一重量级故事有了人情味。”

在莫桑比克岛上为圣若泽的那次航行之旅举行祭奠仪式。 
出席仪式的有加尔杜尔 (Gardullo)、吕布克曼 (Lubkemann)、主任邦奇 (Bunch)、美国 
驻莫桑比克大使和莫桑比克政要。 
来源: 
保罗•加尔杜尔罗 (Paul Gardullo)。
在莫桑比克岛上为圣若泽航行之旅举行祭奠仪式。 出席仪式的有加尔杜尔 (Gardullo)、吕布克曼 (Lubkemann)、主任邦奇 (Bunch)、美国 驻莫桑比克大使和莫桑比克政要。 来源: 保罗•加尔杜尔。

奴隶船残骸项目正为奴隶制的故事注入国际声音和观点。 该项目通过失事贩奴船的发现、挖掘和研究,逐步扩宽对全球奴隶贸易的历史和文化影响的认识和了解,并形成了一个创新模式,博物馆和文化遗产机构能够通过这种模式,在 21 世纪以广泛、有效和协作地方式运作。

“我们想提高对这一领域的意识,” 保罗说。 “那里的人应该要投入到自己群落的历史中去。 我们强烈地感觉到,我们需要在南非和莫桑比克等地培养一定的能力,以专业的方式去做这类工作,同时,也要培养一定的机构能力,去展示我们的工作成果。”

保罗•加尔杜尔罗 (Paul Gardullo) 和史蒂夫•吕布克曼 (Steve Lubkemann) 与考古学家里卡多•杜阿尔特 (Ricardo Duarte) 以及莫桑比克马普托爱德华多蒙德拉纳大学 (Eduardo Mondlane University) 学生。 
来源: 
保罗•加尔杜尔罗 (Paul Gardullo)。
保罗•加尔杜尔罗 (Paul Gardullo) 和史蒂夫•吕布克曼 (Steve Lubkemann) 与考古学家里卡多·杜阿尔特 (Ricardo Duarte) 及莫桑比克马普托爱德华多蒙德拉纳大学 (Eduardo Mondlane University, Maputo) 学生。 来源: 保罗•加尔杜尔。

该项目包括六个核心合作伙伴,包括史密森尼 NMAAHC、南非 Iziko 博物馆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南非遗产资源署 (South African Heritage Resource Agency)Diving With a Purpose 非洲遗产活动中心 (African Center for Heritage Activities),最初专注于南非地区。

2015 年,SWP 确认发现圣若泽,这是迄今为止第一份有关在载人期间沉没的奴隶船残骸的考古记录。 为了搜寻圣若泽,各合作者们启动了前所未有的研究、支持与合作。

美属维尔京群岛 (USVI) 圣克罗伊岛 (St. Croix) NPS 东南考古中心 (Southeast Archaeological Center) 主任大卫•摩根 (David Morgan)。 当前奴隶船残骸项目活动现场。 
来源: 
保罗•加尔杜尔罗 (Paul Gardullo)。
美属维尔京群岛 (USVI) 圣克罗伊岛 (St. Croix) NPS 东南考古中心 (Southeast Archaeological Center) 主任大卫•摩根 (David Morgan) 当前奴隶船残骸项目活动现场。 来源: 保罗•加尔杜尔。

直到最近,搜寻奴隶船残骸才开始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大部分沉船活动牵涉的都是搜寻战利品的寻宝人或寻找军用和商用船只的专业学者。 SWP 最初于 2008 年由乔治•华盛顿大学 (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 研究人员史蒂夫•吕布克曼 (Steve Lubkemann) 与 NPS 水下资源中心 (Submerged Resources Center) 主任戴夫•康林 (Dave Conlin) 和 Iziko 博物馆杰蔻•博肖夫 (Jaco Boshoff) 三人以非洲南部奴隶船残骸项目 (Southern African Slave Wrecks Projec) 为名联合推出,旨在改变这一问题。

水下考古研究人员在圣若泽奴隶船残骸遗址。 
来源: 
Iziko 博物馆
水下考古研究人员在圣若泽 (São José) 奴隶船残骸现场。 来源: Iziko 博物馆

就像圣若泽当年载着奴隶从莫桑比克开往巴西(途径两者之间各地)一样,对这起沉船事件进行的调查也将这些地点都串起来,但目的却是了解该船的历史和文化价值及其整个事情的经过。 有关奴隶制的对话逐渐发展,融入了一些以前没有的新的视角和观点。

莫桑比克和葡萄牙档案学者深入挖掘各自所有的资源,研究这艘船的历史,巴西研究人员也开始将所记载的在圣若泽之后抵达那里的奴隶的名字和种族联系起来,这些无不预示着整个跨大西洋合作网的形成。 这些合作为海洋考古、以群落为基础的人类学研究、文物保护和公共教育等方面(全都与这一发现相关)的专业培训提供了新的机遇。

海洋考古学保护讲习班的学生和教师。 
学生们来自塞内加尔、莫桑比克和南非开普敦。 
来源: 
保罗•加尔杜尔罗 (Paul Gardullo)。
海洋考古学自然保护讲习班的学生和教师。 学生们来自塞内加尔、莫桑比克和南非开普敦。 来源: 保罗•加尔杜尔。

“通过圣若泽,我们能够将巴西的研究人员和莫桑比克内部联系起来,”保罗说道。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不仅会吸引广大公众的目光,而且对于这一主题的学术研究也大有裨益。”

此外,通过各种平台公开展示和解说这段历史,也能让世界各地的人们有机会在过去的这些真实的片段中亲自去体验,感悟和挣扎,因为这些在塑造世界历史上发挥了基础性的作用。

“也许,跨大西洋奴隶贸易最伟大的象征就是这些载着数百万非洲俘虏穿越太平洋却一去不复返的奴隶船。”NMAAHC 主任朗尼•邦奇 (Lonnie Bunch) 说道。 “而圣若泽却是这当中最重要的,因为它代表着将东非人带进跨太平洋奴隶贸易之中最早的尝试之一——这一转变在这一悲剧性贸易活动苟延不止几十年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正在对从圣若泽奴隶船残骸上打捞出来的压舱铁块进行处理。 
这块压舱铁块曾用于压低奴隶船及其“人类货物”。 
来源: 
Iziko 博物馆
正在对从圣若泽奴隶船残骸上打捞出来的压舱铁块进行处理。 这块压舱铁块曾用于压低奴隶船及其“人类货物”。 来源: Iziko 博物馆

自 2012 年以来,该项目就一直致力于扩大其研究范围,目的在于体现奴隶贸易的全球覆盖面及影响力。 其他项目的合作者们目前正在调查美洲、加勒比海地区、东西非和印度洋地区的潜在船只残骸现场。 在史密森尼,从圣若泽上打捞的文物将在国家广场 (National Mall) 上开馆的最新 NMAAHC 博物馆中展出。

“它正引导着我们沿着一定的方向,走进一些民族,一些社区,而这些本来都是我们可能无法预料到的。”保罗补充说道。 “如果没有这个更广泛的奖学金网,我们可能无法找到这种级别的信息。 奴隶船残骸项目工作组不仅致力于将自己的工作与过去联系起来,而且想要与当下,与未来联系起来。这些公共机构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能够帮助更多不同的社区倾听和了解这些故事。”

请深入了解: 奴隶船残骸项目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