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我们是否意识到,ARGOS 定位卫星在许多人的日常生活中都扮演着一定的角色。 没有它们,现代通信就不可能实现,如今,它们正日益被应用于重大科学研究中。 史密森尼的一位科学家运用它们的跟踪能力,为巴拿马的新环境政策提供关键数据,这些政策旨在保护巴拿马海岸敏感的海洋生物。

巴拿马湾 (Gulf of Panama) 上生存着大量鱼类、甲壳类动物、鸟类和其他海洋生物,堪称是一处罕见的海洋宝藏。 在巴拿马湾寻找食物十分方便,加之海岸线上密密麻麻的海湾和水湾的庇护,每年约有 1,000 只座头鲸不远万里从南部地区(远及南极洲)聚集到这里来繁殖产卵。

该区域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航运通道之一,如今交通日益繁忙。 每年有超过 17,000 艘商船穿越海湾往返于巴拿马运河和港口设施之间。 如此大的交通量,加之鲸鱼高度密集,不可避免地会导致碰撞事故的发生。 在两年半的时间里,就有超过 13 只鲸鱼被杀,大多被大型船舶撞死。

来源: 史密森尼热带研究所 (Smithsonian Tropical Research Institute)。

就职于史密森尼热带研究所(Smithsonian Tropical Research Institute,简称 STRI)的海洋生物学家赫克特•M•古茲曼 (Hector M. Guzman) 一直致力于探究人类活动对热带海洋物种及其栖息的敏感生态系统的影响。 自 2003 年以来,郝克特一直使用卫星定位标记跟踪巴拿马及该地区其他国家周围水域的海洋生物。 这些跟踪标记揭示了座头鲸穿过海湾迁移至南极半岛和智利繁殖区域的细节。 郝克特能够利用这些数据为巴拿马的海洋保护新政策提供见解。

2008 年,郝克特开始跟踪鲸鱼运动,目的在于更好地了解该区域鲸鱼的行为及其栖息地使用以及鲸鱼与船只的互动情况。 巴拿马珍珠群岛 (Las Perlas Archipelago) 位于巴拿马城的西部和南部,几乎处于巴拿马湾中央地带,郝克特和他的研究团队在岛上发现了 300 多种座头鲸,这些鲸鱼每年都会暂时移居到岛上。 历时六个季度,郝克特对从厄瓜多尔 (Ecuador) 到哥斯达黎加 (Costa Rica) 的 60 头鲸鱼进行了标记,目的在于将它们的运动轨迹与 1000 艘船只已知的路线进行对比。 历时六个季度,郝克特对从厄瓜多尔 (Ecuador) 到哥斯达黎加 (Costa Rica) 的 60 头鲸鱼进行了标记,目的在于将它们的运动轨迹与 1000 艘船只已知的路线进行对比。

赫克特•古茲曼。 
来源: 
巴拿马史密森尼热带研究所 (Smithsonian Tropical Research Institute)
赫克特•古茲曼。 来源: 巴拿马史密森尼热带研究所 (Smithsonian Tropical Research Institute)。

郝克特说卫星标记“是一个十分神奇的工具”。 “我从世界上任何地方都可以与鲸鱼连接并观察它们。 相比待在船上或从悬崖上使用双筒望远镜观察,我们现在日产的数据量可以说是任何其他方法都无法企及的。”

有一段时间,在不到两个周的时间里,就有超过一半的带标记鲸鱼与 81 艘不同的船只出现了 98 次“近距离接触”。 船只与处于繁殖期的座头鲸接触的频率已经超出了我们所知的范围。

在巴拿马运河入口附近的巴拿马城前,STRI 科学家赫克特•古茲曼和一头船只撞击致死的布氏鲸。 
来源: 
卡洛斯•格瓦拉 (Carlos Guevara)
在巴拿马运河入口附近巴拿马城前,STRI 科学家赫克特•古茲曼 ( Hector Guzman) 和一头被船只撞击致死的布氏鲸。 来源: 卡洛斯•格瓦拉 (Carlos Guevara)

赫克特通过对卫星标记产生的运动模式进行分析发现,当怀孕的母鲸开始从海湾迁出,启程返回迁移地时,成对的鲸鱼会尽量靠近受保护的海岸线。 单只鲸鱼则倾向于直接朝大海迁移。 但是船只占用了整个海湾,导致发生碰撞的风险增加。

了解鲸鱼频繁出没之地后,赫克特和他的团队想出了一个新办法,可以为座头鲸提供一个新的保护层。

赫克特和来自巴拿马运河管理局 (Panama Canal Authority) 的同仁队长费尔南多•哈恩 (Fernando Jaen) 模仿在美国和欧洲地区已有的一种实践,建议实行“分道航行制” ("Traffic Separation Scheme"),规定船只全年只能在几条两英里宽的航道上行驶,这些航道彼此之间由 3 海里的开阔水面分离。 在关键的繁殖季,即 8 月到 11 月期间,船只还需将最高航速降低至 10 节。 赫克特的模型预测,通过大幅度削减船只在海湾中可占有的表面积,可以将潜在鲸船碰撞事故减少高达 95%。

鲸鱼回避策略图 (Whale Avoidance Strategy Graphic)。 
来源: 
图片来源:巴拿马史密森尼热带研究所 (Smithsonian Tropical Research Institute) 豪尔赫•阿莱曼 (Jorge Aleman)。
鲸鱼回避策略图 (Whale Avoidance Strategy Graphic)。 来源: 图片来源:巴拿马史密森尼热带研究所 (Smithsonian Tropical Research Institute) 豪尔赫•阿莱曼 (Jorge Aleman)。

赫克特在过去三年多来一直与巴拿马海事局 (Panama Maritime Authority)、巴拿马运河管理局 (Panama Canal Authority) 以及巴拿马航运商会 (Panama Chamber of Shipping) 合作,帮助当地合作伙伴将政策整合到法律中。 经巴拿马共和国 (Republic of Panama) 批准并经国际海事组织 (International Maritime Organization) 采纳,巴拿马航道于 2014 年 12 月开始通航。

“我们并不是在白费力气做重复的工作”,他指出并补充说分道航行早在 20 世纪 60 年代就已经出现了。 “新的一点是我们运用带标记的数据来了解更多有关鲸鱼的行为的信息,并将这些信息用于制定政策。 我的同仁费尔南多和巴拿马政府都高度参与其中,共同实现这一目标。”

预计这类航道还将大幅降低船只碰撞,以及有毒燃料和货物泄漏的几率。 在巴拿马,直接受益于这一策略的有巴拿马湾的多处受保护海洋区域、湿地和野生生物保护区,其中一处是 UNESCO 世界遗产遗址。 在巴拿马,直接受益于这一策略的有巴拿马湾的多处受保护海洋区域、湿地和野生生物保护区,其中一处是 UNESCO 世界遗产遗址。

巴拿马珍珠群岛 (Las Perlas)。 
来源: 
阿巴托斯媒体 (Albatros Media) 亚历杭德罗•巴拉格尔 (Alejandro Balaguer)。
巴拿马珍珠群岛 (Las Perlas)。 来源: 阿巴托斯媒体 (Albatros Media) 亚历杭德罗•巴拉格尔 (Alejandro Balaguer)。

哥斯达黎加、墨西哥和萨尔瓦多等其他国家以及其他科学同仁均邀请赫克特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协助为其航运区域制定类似的路线制度。 “座头鲸高速公路” ("humpback highway") 沿路包括南美厄瓜多尔和秘鲁在内的多个国家也表明有意向增加航道,赫克特也表示希望最终能够对鲸鱼的整个迁移路线落实相应的保护措施——这对创意科学探究工作而言是一大极具开创性的潜能,能够促成具有深远影响的实际政策的落地。 

认识我们的员工: 赫克特•古茲曼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