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密森尼科学家正通过记录红树林所提供的关键服务和调查人类活动如何对这些生态系统的功能产生影响,从而为保护红树林奠定基础。 通过与各国政府和其他保护组织的合作,史密森尼将帮助确保红树林在未来的年月里继续支援多种海岸生物。

巴拿马一条岛溪的两侧,生长着一丛红树林,枝繁茂密,盘根错节。  照片来源:Ilka C. Feller。
巴拿马一条岛溪的两侧,生长着一丛红树林,枝繁茂密,盘根错节。 照片来源:Ilka C. Feller。

作为史密森尼环境研究中心 (Smithsonian Environmental Research Center,简称 SERC) 的昆虫与植物生态学家,坎迪 • 费勒 (Candy Feller) 已经收集了许多科学界曾未知的昆虫。 逾 25 年来,她一直在仔细研究红树林,了解过剩的营养物,如:源自工业、居民生活和农业的营养物,如何影响红树林。

坎迪是国际自然保护联合会 (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简称 IUCN) 物种存续委员会 (Species Survival Commission,简称 SSC) 红树林专家组成员,他们负责与大家分享红树林的知识并拟定保护计划。根据保护需要,该小组将收集关于红树林的研究信息并拟定红树林全球保护策略。

Candy Feller spends long days collecting insects and leaves from mangrove stands around the world. Photo credit Candy Feller/SERC.
坎迪 • 费勒日复一日地收集来自世界各地红树林丛的昆虫和叶子。 照片来源:SERC。

坎迪 在设在加勒比地区、澳大利亚、新西兰、伯利兹、巴拿马、佛罗里达州和加利福尼亚海湾的研究基地对红树林进行研究,并将她的研究拓展到孟加拉和缅甸。 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她一直从事有关红树林的工作,监测不断增加的营养物如何影响这些沿海生态系统。通过比较添加或限制红树林的营养素(营养循环)对土壤化学特性、植物生长、生物多样性、碳动力学及其他因素的影响,坎迪及其团队的研究人员能够对世界各地——从澳大利亚昆士兰至伯利兹和巴拿马——的红树林生态系统提供强有力的假设。

此项研究向我们表明,这些脆弱生态系统所经受的变化如何对整个海洋食物网产生连锁反应。来自沿海开发的营养物径流摧毁了鱼类栖所和珊瑚礁,引发了一种滚雪球效应。对这些栖息地和生态系统的破坏摧毁了人类重要的生活来源,并使人类社群更容易受到风暴、海平面上升以及全球气候变暖带来的其他影响的伤害。

通过在世界各地同一纬度上的温带和热带研究基地对红树林进行研究,坎迪及其团队能够描述气候变化对红树林的影响并预测未来全球气温和海洋变化如何影响沿海生态系统。

国家科学基金会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NASA 的资助下,坎迪的研究结果表明,生态系统中增加的氮元素能够改变生长在那里的植物的成分,从而削弱生态系统存储碳的能力。氮的增加还会削弱红树林的防护能力,使其缺乏面对强烈风暴的应变能力。

全球 50% 以上的红树林已被毁坏,但坎迪的团队证明了红树林的面积在某些地区却有所扩大。随着全球气候日益变暖,在其分布边缘的红树林正朝南北向扩展,侵入盐沼生态系统,将这些湿地转变为红树林。 这个现象发生在世界各地位于温带和热带气候交界处的沿海地区。

[file:field-caption]
坎迪 • 费勒在伯利兹授课。 照片来源:SERC。

坎迪当前的工作重点是了解这种变迁如何改变这些海岸湿地的结构,以及它们的功能。 通过 25 年多来在世界各地的研究基地监测这些生态系统的变化,坎迪及其 SERC 团队在不断地提高我们对红树林的认识,并增强我们保护红树林的能力。 

 

请深入了解我们: 保护全球濒危红树林
认识我们的人员: 伊尔卡•费勒(坎迪)
关闭